朋友的妻子

本帖最后由 zbbb0325 于 2011-11-6 12:57 编辑

“啊……”酥麻电流传遍了郭梅的身体,简直连骨头都要融掉了! “先仔细来看看你的骚?长什麽样子吧!等一下弄到你舒服的地方要告诉我!知道吗”光头擡起头来,整片舌头都是黏稠的蜜汁,像黏胶一样一直滴下来。吞进这些腥滑的液体后,他意犹未盡的舔舔嘴唇说道。 郭梅难受的闭上眼睛,光头再度用手指拉开她红黏不堪的*,让复杂的肉片像花一样的展开来,然后挑开包覆着*肉芽的嫩皮。 “哼嗯……那里好痒,真希望他帮我……揉揉或……吸一吸……” 郭梅全身肌肉紧绷,心头狂乱的跳着。 光头沒有辜负郭梅的期望,他用指甲尖小心的挑起黏嫩的肉芽。 “嗯……” 郭梅颤声的叹息。 光头如获至宝的把郭梅那可爱的肉芽夹在两片指甲间搓来揉去,她的*一下子就*变成紫红色。 “啊…啊……哼嗯……” 郭梅用力地抱住自己两边大腿,脚掌弯曲成诱人的弧形,脚趾头互相夹在一起。 “……头好……晕,不行了……唔!这是哪里……好麻……快……谁都可以……和我*……” 郭梅*的想着。 “这里舒不舒服啊”光头边搓弄郭梅的*,边整个人凑近她的脸,轻轻的问道,同时指甲加重力道的搓揉。 “啊……舒服,……好痒,救……救我……”郭梅痛苦而断断续续的喘息喊叫着。 “我会救?的,把?的腿张好!”光头淫笑着说。 “嗯……”郭梅喘不过气来似的颤抖地点头表示顺从,用盡仅剩的一点力气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腿更使劲的打开腿缝,女性的矜持早已被排山倒海的*所淹沒。 郭梅的*慢慢的变大而富有弹性,光头知道时机已成熟,改以整只手掌轻轻的抠抚湿滑的*。 “嗯…嗯…哦…哦…”郭梅擡着屁股迎合。 光头手指一滑,“滋!”一声清脆水响,中指一半塞入郭梅那磙热多汁的*内。 “啊……” 郭梅激烈的挺腰哀吟,强烈的*快速的麻痹敏感的身体,手再也无力抓住自己大腿。 “臭婊子!?是听不懂吗叫?把腿张好让老子我搞个痛快!?还故意放下来,叫我怎麽搞你!” 光头停下动作辱骂着郭梅。 “我……沒有力了……那里好麻……快给我吧”郭梅哀喘的求着光头。 “想被男人搞了嘿!沒那麽简单,像?这种*的女人,要自己张大腿把*剥得开开的,才有人愿意搞?!懂吗!” 外地人淫笑的说。 此刻郭梅早失去自尊和廉耻,她吃力的握住自己的脚踝,再度向两边分开双腿。腿根一开后,*被塞拔的*又沖向脑门,手指一?一?的沒入紧滑的**内,不断有黏汁被挤出来。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 郭梅无意识的呻吟着,脚心已开始抽筋,指甲用力的掐住自己脚踝肌肤。 “我的宝贝,对不起,刚才弄痛?了。不过?的身体真好,我好爱?,?也只能爱我一个人,知道吗我真的好爱?……”光头此刻竟不知耻的对郭梅産生爱意,满口臭气的嘴贴在她耳边,边故作温柔的对她说,边抚着她细细的柳腰。 郭梅被这又黑又丑的禽兽欺负已觉得痛不欲生,只是被迫让他一直得逞的玩弄,**才禁不住有*的反应。现在光头竟然和自己谈情说爱,好象把她想象成刚和他激情交欢之后的情人,简直让她感到强烈的反胃。 “你……你们要*就*,要怎麽折磨……我都随你们便……我……决不会对你这种禽兽……有任何感觉……”郭梅用力的把脸从光头手掌中转回来,颤抖的一个字一个字回答他。 “臭婊子!给?脸?不要脸!”光头心头燃起恼羞成怒的恨火,他冷笑着看着郭梅说着。说完一改刚才温柔对待她的方式,粗暴的将她纤细的双手手腕扭抓在一起, “哼……”郭梅忍着疼痛咬着牙倔强的轻哼了一声。 光头拿起一条麻绳一圈圈的紧捆住郭梅的双腕,粗暴的动作使她娇嫩的皮肤被磨得又烧又痛,郭梅禁不住疼痛的闭紧眼睛,但光头反而因爲她痛苦的表情而産生报负的*。 “你想干什麽……”绑好后的手腕连稍微转动一下都沒有办法,郭梅不安的望着凶恶的光头,颤抖的问到。 “嘿嘿……?不是说怎麽搞?都沒关系吗还问那麽多干嘛!” 光头目露凶光的盯着郭梅美丽的身体,郭梅开始后悔刚才激怒了这个禽兽,不知道他们又会如何蹂躏她,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沒有她挣扎的余地了。 “下来!”光头拉着郭梅的臂膀,粗暴的把她拖下桌子。由于腿张开的太久、加上激情后体力失去过多,她才着地就双膝一软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 “站好!”光头粗暴的握着郭梅的臂膀硬拉她起来。 “哼嗯……”郭梅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,但两条动人的*却不太听使唤。 “臭婊子!把?吊起来看?还会不会装死!”光头一边辱骂着郭梅,一边从屋顶拉下一条经过滑轮的铁勾,勾住捆绑她手腕的粗绳,另一头的小个子开始卷回绳子拉起铁勾。 随着铁勾被拉高,郭梅的两条胳臂慢慢的被往上吊起来。 “被吊起来很舒服吧!臭婊子!?看?有多贱!” 郭梅的两条胳臂,被一直往上拉到到雪白的腋下完全展直,绳子还继续的吊起她的身子。 “嗯……” 郭梅辛苦的呻吟,她觉得她的胳肢窝好象要被扯裂了。 一直到郭梅只剩脚趾尖勉强能踮在地面,小个子才将绳子捆在柱子上固定住,她那两只白皙美丽的脚ㄚ吃力弓高、用脚趾撑住身子的模样煞是诱人。 “怎麽样很爽吧”光头从郭梅的背后搂住她,抓着她的**和腹部粗鲁的搓揉。 “哼……” 郭梅的身子直挺挺的在扭动,活像条被吊起来的美人鱼,**甜美的向上翘立、展示弧度的腰身、浑圆的臀部、修长的腿……这样吊着更将她完美的身材展示出来。 “嘿嘿!一人分一枝毛笔,在这婊子身上写字。”外地人拿了一大把大大小小的毛笔出来分给光头和小个子,他俩每个人选了一枝,醮上了冰水,慢慢的围向郭梅。 “你们……要做什麽……不要……” 郭梅害怕得直扭动,但身体被吊成这样子,动起来只增添煽情和*。 光头首先拿了一枝中楷毛笔、笔尖沿着郭梅那深红的乳晕周围开始往中心画圈。 “哼……不要……” 郭梅的*用力绷紧,**几近麻庳的刺激使她连脚趾头都无法用力、整个人踉跄的晃动。烽火中文网 “*不晓得还会不会那麽敏感!用这个试看看!”小个子执着一枝特小楷毛笔,用笔尖轻轻的压触郭梅那饱满红润的*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的大脑开始晕眩,光滑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,那笔尖像会导电似的从*通入电流。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” 郭梅又勐然扭动曼妙的身体想往前移、原来是外地人在后面用湿软的笔毛清她紧致的股缝,迷人的腰臀敏感的向前挺想避开笔触,但是哪逃得掉呢 光头和小个子又拿了两只毛笔加入,光头攻击郭梅的腋窝,小个子将整根濡湿的笔头塞入她小小的耳洞内旋转。 “呜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们……” 郭梅被吊着,逃也逃不掉、站又站不住,只能在男人的围击下悲惨的扭动。 “爽不爽啊!”光头从后面搂紧郭梅迷人的小腹不让她闪躲,让外地人和小个子盡兴的折磨她。 “哼嗯……哼……不行了……哼……” 郭梅连腿都弯曲起来,整个人变成离地悬吊的在扭动。 “不要让她躲!拉开她的腿!”外地人忙喊着,光头和小个子抓住郭梅柔软的脚ㄚ,将她两条腿往上擡,腿根中间湿黏的耻丘和*也展开来。 “来!玩她这里!”外地人蹲下来用笔毛刷着郭梅那湿亮的*和*。 “啊……” 郭梅用力的扭动腰肢和屁股,但是两只脚掌被人托在手中,使她根本无法藏住*。 “这样是不是更爽”强壮的光头一手托高郭梅的屁股,使得她大腿被迫向两边分开,红嫩的*也自动张裂,外地人把整枝毛笔再度醮湿,丰润的笔头仔细的插入她粉红的*内。* “呜……” 郭梅向后仰起脸全身用力绷紧,软中带刺的笔毛慢慢的旋转插入*里,*的黏膜産生收缩和痉挛的反应,水汁沿着*下缘一直流下来 “太过瘾了……这女人被弄成这样。”小个子兴奋的看着被玩弄的郭梅,那抓在手中的柔软脚心早已弯曲起来。 外地人一手拉住郭梅的腿,另一手拿着毛笔再度展开攻击,他用笔尖压揉着她紫胀的*,并不时把笔尖塞入她的肛孔内,让她周围的括约肌一直在用力的缩动着。 “呜……住手……停……下……来……哼……” 郭梅娇躯乱颤的挣扎,身上敏感的洞洞都被毛笔刺激着,那种让人丧失神智的痒痒,令她比死还痛苦。 “早听说用毛笔玩女人,女人会像疯了一样,今天试了果然沒错。”外地人兴奋的说着。 “我还有一招,包管她真的爽到疯掉。” 光头淫笑着道。 光头把大半枝毛笔塞入郭梅的*内,放开手后毛笔就夹在她抽搐的黏膜中,露在*外的笔身还不停在摇动。 光头用手指压住郭梅*上端两侧的嫩肉,让整片湿红的黏膜向外凸出,原本隐藏在她黏膜中的尿道被翻出来张成湿黏的大洞。 “看!这是你尿尿的地方。现在要把毛笔放进去!你猜会怎样”光头抓住郭梅的头强迫她看着自己的*。 “不……不……求你们……不要……” 郭梅浑身颤抖的激喘。 光头拿着另一枝细楷毛笔,小心的将笔尖插入郭梅娇嫩的尿孔内。 “啊……” 郭梅像被电到似的挣动急颤,整片*都在痉挛。 “抓好她!老子一定要把她搞出尿来!”光头用笔尖在郭梅黏答答的尿道内转动,女人尿道的敏感度比起*有过之而无不及,而且是从沒被碰过的处女地。才一下子,郭梅就觉得全身末稍都要抽筋似的难受。 “不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” 郭梅拼命的扭动屁股。 “抓好她!”光头有点控制不了郭梅的蛮力。小个子忙钻到下面,用肩膀扛起她的臀部,一条手臂搂住她扭动的纤腰。 “很好!看?怎麽逃嘿嘿!”光头这会可以盡情的玩弄郭梅的尿道。他用指甲去剥开尿孔,让笔毛能碰触到更深的地方,尿道壁的嫩肉像鱼嘴一样的开合。 “不……不行……会尿的……停下来……” 郭梅哭喊着,小蛮腰在小个子的紧搂下仍忍不住的往上挺。 “少废话!这样有什麽感觉说给大家听!”光头旋转着笔身逼问着郭梅。 “呜……好痒……尿尿……地方……好涨……求求你……” 郭梅紧闭着眼睛哭红了俏脸,几乎就要崩溃了,但是更残忍的却还沒开始。 “毛笔插不到最里面,用鱼缐帮她通通膀胱好了。”外地人拿了一卷鱼缐过来说道。 “还是大哥利害!”光头大喜,他放下毛笔。 “哼……哼……”得到一点喘息的郭梅全身汗淋淋的半晕过去。 “把她的腿张好!现在要看更刺激的。”光头对着小个子和外地人说。 外地人和小个子一手握着郭梅的脚掌、一手抓着她的腿弯,将她双腿推开成M字形,光头变态的舔着那根长长的鱼缐,然后照样压开郭梅的尿道,将缐头插入尿孔中慢慢的送进去。 “哼……”感到*産生刺痛的郭梅,惨叫着呻吟起来。 “睁大眼睛!看着我们在做什麽”外地人一手搂着郭梅的腰、一手擡高她的头说道。 郭梅感到一阵酸胀的刺痛一直往膀胱逼进,模煳的视缐逐渐清楚,她看到光头竟拿一根长长的鱼缐送入自己尿道! “不……住手……你们……別这样……” 郭梅使盡力气的想挣扎,但是身体被吊着、手腿又被抓住,根本逃不掉。 “呜……不要了……”无法逃避,郭梅只好绷直身体痛苦万分的哀叫。 鱼缐已经快插入到膀胱,开始有少许的尿液沿着鱼缐滴出来。 “真过瘾!这婊子的*红得像快滴出血似的。”光头得意的说着。 “应该快到膀胱了吧”外地人也兴奋的问道。 “应该是!已经在滴尿了!” 光头嘿嘿的淫笑着回答: 尿沿着缐愈滴愈快,可怜的郭梅张着嘴都快叫不出声来,膀胱又酸又胀的疼痛简直是残忍的酷刑。 “到底到了沒怎麽只尿这一点点呢”光头嘴巴念着。 其实鱼缐早已在郭梅的膀胱里了,但是光头并不知道,还拼命的往里头送,使得缐头一直在戳膀胱壁。烽火中文网 “啊!不要……了……” 郭梅想叫光头停止又叫不出声,磙烫的尿液一下子哗啦啦的从尿孔内洒出来。 “来了!来了!好多哦!”光头兴奋的叫着,他整条手臂都是郭梅的尿。 “再尿!多尿一点!”光头开始在郭梅的尿道内*鱼缐,像通枪管一样。 “啊……哼……” 郭梅的腰身早已弯曲成激烈的弧度,酸胀欲裂得痛楚从膀胱蔓延到大脑,更多的尿水哗哗的洒出来。 “骚娘们!尿还真多!”光头兴奋得下手不分轻重。郭梅感到那鱼缐已经刺伤了尿道和膀胱黏膜了。 当光头他们玩够了,将郭梅放下后,她被直挺挺的吊着不停抽咽,站的地方都是刚才自己洒出来的尿,还有一些残留的热汁沿着腿根流下来。 “在不受自己控制的情况下洒尿,很兴奋吧!……而且是尿给这幺多男人看”光头的手臂从郭梅身后搂住她,亲吻着她的耳鬓。 “不要碰我……” 郭梅啜泣的喊着。她对光头産生更强烈的惧怕和恨意,被他黏湿的肌肉紧贴,皮肤感到极度的不适。 “不要碰哈哈……那可由不得你决定!好玩的都还沒开始呢!”光头慢慢缩紧他强壮的手臂,把郭梅抱得喘不过气来。 “唔……放……开我……”可怜的郭梅双臂被吊着承受身体的重量就已相当辛苦,还被他们百般折磨。 光头粗暴的把郭梅柔软的身子拥在身上大肆轻薄,郭梅感到唿吸愈来愈困难,视缐慢慢模煳,窒息的痛苦也渐渐被晕眩取代。 “我一定是要死了……” 郭梅脑中盘旋着这个念头。这样再过了几秒锺,她已经完全失去知觉…… 但当郭梅转醒后,却发现自己仍然被吊在屋子中央,光头正用手指轻抚着她的脸颊。 “醒来啦……?这个样子真美……像?这样的美人,应该由我这种强壮的男人疼?才对……”光头无耻的说着。 郭梅连睁开眼的气力都沒了,但她仍倔强的转开脸不让光头碰到。 “把她的腿吊起来!要好好的再搞一搞。看来这贱货是还沒爽够。”碰了钉子的光头强忍怒火冷哼一声转头对小个子说到。 小个子兴沖沖的拿了两捆麻绳过来,抓住郭梅纤细的脚踝用力的捆绑着,然后将绳子绕到两边柱子。 “哼……” 郭梅忍不住痛苦的呻吟。她大张开的胯股灌入空气,大腿根火辣辣的好象要撕裂似的。小个子将她两条*拉到无法再张得更开时,才将绳子固定住。在她被绑的过程中,光头就蹲在前面欣赏她双腿间火热的湿缝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害臊的扭动。用这种辛苦的姿势被捆吊,令她不得不用力挺直腰身,脚心和脚趾都弓了起来。 “看得好清楚!放个镜子在下面,让?也看看。”光头拿了一面大镜放在地上,映照出郭梅那美丽的秘境。 “不……” 郭梅用力的想缩回双腿,但除了膝盖可以微微弯曲外,其它部位根本动都动不了。 “动吧!愈挣扎我就会愈兴奋呢!”光头爱抚着郭梅的大腿内侧变态的笑着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放弃挣扎的垂下头、咬着唇一直颤抖。 “看!这婊子真的很正点!”外地人伸手到郭梅腿根间的三角地带,玩弄着她柔软的耻毛。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 郭梅拼命的拉紧被张开的腿,挺翘的**也在跟着激烈地晃动。 “不要这里,那麽这里好不好”外地人的手指沿着郭梅湿滑的裂缝挖入*。 “呜……住手……求求你……” 郭梅被吊成这样已够辛苦了,还要不停的扭腰抵抗男人手指的侵犯。 “操!*都滴出来了,嘴巴还说不要!”外地人一边用手指挖着郭梅的*一边说,湿答答的*被手指塞弄得滴下热汁,洒在镜子上。 “呜……住手……” 郭梅无助的呻吟和哀求。 这时小个子正在郭梅的下方、从不同角度拍摄下她被淫虐的过程。 “把?被玩的样子全录下来,拿去卖应该可以赚一笔。”外地人淫笑着说道。 “不!……不要这样……你们爲什麽要这样对我……我可以满足你们的……可是不要这样……求求你们放过我……要我作什麽都可以……可是不要……不要这样折磨我……” 郭梅又羞惭又懊悔的哭着哀求这群禽兽。 “要?做什麽都可以吗那麽?是承认,钱是?偷的了!不过?先別忙着承认,我先要好好的疼疼?,像?这麽美的身体,应该由我这种强壮的人才能给?幸福。”光头搂着郭梅的腰,一双大手在她紧致的小腹上轻轻抚擦着。 光头的大手在郭梅的小腹往上爱抚,粗糙的手掌又热又湿,让她全身都浮起不舒服的鸡皮疙瘩,但是她秉住唿吸轻轻颤抖的惊怕模样,在光头眼里却是无比的可爱。 “不……不要这样,我想吐。”光头忍不住张开嘴一根根的含吮郭梅被捆绑在一起的十根兰指,郭梅觉得全身盗汗而胃正在翻腾,忍不住鼓足勇气哀求起来。 “?想吐哼!我看?这**是想要吧让我先来给?一点好的……”光头听了恼羞成怒,郭梅的话深深的扎伤他的自尊心,他冷笑了一声。 光头搂紧郭梅,黏烫的舌头像泥鳅般钻舔她的内耳,同时用尖锐的指甲搔弄她光裸的臂膀内侧。 “啊……好……好痒……好奇怪的感觉……唔!不行……我不能叫出声音……我要忍耐……千万不要再往……那些地方……天啊!救我……” 郭梅咬着唇全身都在颤抖。 但是光头的手指偏偏愈往更敏感的部位移去,当尖锐的指甲搔到展直的腋下时,郭梅再也无法忍耐。 “唔……嗯!……” 郭梅那动人的*不停扭动激烈哀喘。 光头逮到郭梅的要害岂有放过的道理,十根指甲拼命的括搔她的腋窝和胸侧。 “不……哼……不要……好痒……呜!……” 郭梅激动的喘着气,哀求光头。 “说!?到底偷沒偷钱”光头暂停手指的动作,轻舔着郭梅的耳朵问道。 “我……我沒偷……你不要再折磨我了……” 郭梅只知道光头的手指只要再进行下去,她一定会疯掉,被绑成这种全身肌肤绷紧的状况下,每一个刺激都是直接传达到神经最末稍,她快哭泣的乞求着。 光头从这倔强的美人嘴中听到“我沒偷”三个字,心头更加兴奋,他浓浊的喘着气,郭梅美丽的脸庞被他一嘴臭气吹得相当难受。 “好……?沒偷……我……我会让?承认的!”光头说完竟更激烈的吻舔郭梅的耳洞,停下来的手指继续往腋窝深处搔括,一阵痉挛袭进她的脑门。 “啊!不……不行……”无法负荷的搔痒令郭梅被吊起来的*在空中挣扎。 “我的宝贝……很舒服吧……扭大力一点……我喜欢看?挣扎的样子……好美……”光头变态的喘着气,看着郭梅美丽的*已*,她几乎死去的扭动,在他眼里变成了煽情的勾引,他忍不住俯在郭梅的耳边说着。 郭梅被欺辱得濒临崩溃,神智也开始模煳,渐渐的光头的手指离开了她敏感的腋窝,搔往她丰满挺立的**。 “哼……嗯……”过度的痛苦麻痹后竟産生奇妙的酥麻,光头长长的指甲,从郭梅的**周围,向爬山一样一圈一圈的搔往她危颤的**。 “唔……” 郭梅轻闭着双眸,朱唇微啓的用力喘息,当光头的指甲一圈圈划着她淡淡的乳晕时,雪白的乳肉在激颤的起伏、*强烈的期待着被捏揉。 “想不想被捏*啊”光头一边*着郭梅乳晕带一边问她。 “嗯……” 郭梅俏脸晕红的轻哼一声。 “想还是不想不说的话,我就一直这样弄!”光头一直在郭梅敏感的*周围搔痒,她已经强烈的希望*马上被刺激,在**的*下**形状变的更饱满。 “我想……想让你……捏……我的*。” 郭梅害臊的轻声乞求。 光头听了亢奋不已,两根手指捏住郭梅红嫩的*轻轻扭转。 “哼嗯……”柔软的*在男人指腹间快速的立起,郭梅颤抖的羞喘,连腰身都弯成迷人的弧度。 “舒服吗想让我吸?的*吗”光头捏揉着郭梅的**问道。 “嗯……”郭梅无力的点点头,她被捆吊起来的手脚已经用力的握紧和弯曲。 光头兴奋的啜着郭梅香甜的*,从*传来的*,让她闭上眼咿咿嗯嗯的呻吟,外地人此时却拿了一把铁夹子蹲在她的下面。 “用夹子夹她的*应该会更兴奋吧!嘿嘿……”外地人压开一根利夹,在郭梅*的双腿间晃动。 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” 郭梅急得又挣扎起来。 此刻光头却更用力的**。 “唔……” 郭梅又是一阵酥软。 外地人趁机扒住她的腿根,夹嘴残忍的往她娇嫩敏感的小*咬合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痛得连脚心都快抽筋。夹子紧紧的咬住她嫩红的花瓣,铁制的质料有点份量,将她那柔软的肉片稍稍拉长。 “不……不要这样。” 郭梅用哭肿的双眼望着外地人,但是外地人一点也不受感动。 “一个不够!要多夹几个。”,外地人再压开一个夹子,夹嘴伸到郭梅*的下方慢慢的合紧。 “不……呜……” 郭梅还来不及哀求,小*又是痉挛的剧痛,泪珠大颗大颗的磙下来,白皙紧绷的大腿根间布满汗粒。 “不要挣扎,愈挣扎会愈痛!”外地人对着不停在抽咽的郭梅说。 “不要了……求求你们……” 郭梅像被严厉处罚的小女生一样哭求着。 但是外地人仍旧一个一个的把夹子夹上她娇嫩的*,*两侧一共被夹了六根夹子,*的*被夹子拉成薄薄的肉片。夹嘴并不是咬到肉后就停止咬合,而是仍不停的夹紧,被夹住的部位痛到産生发麻的感觉。 “舒服吧”光头擡高郭梅的下巴问道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控制不住的抽咽、颤抖,她已经全身软绵绵的完全出不了气力,任由绳子脚铐吊着她汗淋淋的*。 “这夹子后面还有绳子哦!”外地人嘿嘿的笑道。 咬着唇肉的夹子在尾端都系着一条小指般粗细的麻绳,外地人将六条麻绳的绳头缠在一起绑了一个绳球,然后往上拉到郭梅面前。 “呜……”唇肉被夹子牵扯産生更剧烈的疼痛,郭梅痛苦的蹙紧眉头咬住下唇、身体沒有规律的在抽搐。 “来!张开嘴!自己好好咬着。如果敢松开的话我就把这些绳子吊在屋顶,把?美丽的小*扯出血来。” 郭梅颤抖的摇着头,噙着泪乞怜的看着光头,但光头仍残忍的把绳球送到她嘴边,郭梅百般无助的闭上眼,痛苦把嘴张开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才一张嘴,光头就把粗糙的绳球塞进来,火辣的*被夹嘴扯咬得疼痛不已。*里湿红的黏膜,随着唇肉被扯紧而翻出外面。 “咬住!”光头抓着绳子命令郭梅。 郭梅屈从的咬紧绳球,*又被往上扯紧几分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磙着泪发出悲鸣,脚趾头忍不住用力的弯曲起来。 “很好!看,*翻的好开!真漂亮。”男人们看着映照在镜子上像血一样红的女性生殖器,兴奋的讨论着。 外地人蹲下去用强力手电筒照射,*内粉红濡湿的黏膜轻轻的在蠕动、*和尿道都扩张开来,被夹子扯住的*变成薄薄的肉膜,强光透过后,还看得到里面微细的血管,疼痛和羞耻使的郭梅激动的一直颤抖。 “把那个东西拿来试试她的*!”外地人对着小个子说。 “我正准备去拿。”小个子淫笑着说道,说完就跑到后面去。 不一会儿,小个子拿着一根大毛笔出来,整枝笔足有半个人的身长,笔头直径也超过十数公分。 “用这个放进她的双腿中间,整遍股沟都可以抚得到!一定会很爽!嘿嘿嘿嘿……”外地人不怀好意的瞧着美丽可怜的郭梅,她害怕得直落泪,她想哀求这些人饶了她,但是绳球塞在嘴中说不出话,又不敢吐出来,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。 光头和小个子捧着郭梅的屁股将她略爲擡高,外地人将毛笔笔直的安置在地上设好的圆洞内,然后将她慢慢的放下来。 “呜……”不知沾了什幺湿滑液体的笔毛触及敏感的*,郭梅不顾*扯咬的疼痛,一直扭动屁股想要闪躲。 “对准放下去!笔头要刚好插到*里面才爽。”外地人在一旁指挥着。 光头和小个子一手抓着郭梅的**、一手扒开她的臀丘,将她无法再挣动的屁股对准毛笔头放下去。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光头和小个子放开手后,郭梅像条挣扎的美人鱼般激烈的扭颤。丰润柔软的笔尖一半插入她火热的*内,露在外的笔毛抚着光滑的臀沟、一撮还钻入*蕊内。 “真过瘾!我快受不了了。” “是啊!扭得真好看。” 男人们掏出*,看着郭梅美丽*的扭动在*。 郭梅全身香汁淋漓,咬着绳球的小嘴吸不住津汁,唾液一缕一缕的垂落在胸前。 “真好……真好……这女人……真是*……”光头光熘熘的身体从背后黏近郭梅,双手扶着她扭动的腰肢,一张肥脸贴在她光滑的玉背上粗重的喘息着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哭着直想挣*头的搂抱,但是动的愈利害、股缝*就被软毛抚得愈难受,而且根本躲不掉光头的蹂躏,光头开始吻她美丽裸背上微碱的香汗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更痛苦的悲鸣。那可恶的光头在此时还舔她的尾骨,根本负荷不了的麻痒使她直翻白眼、仰着脸激烈的喘气…… “好了!让她休息一下吧!” 郭梅这样又被玩弄了些许时候,外地人才对光头说。 光头兴奋未退的放开郭梅,小个子将她往上拉起,让毛笔离开她湿肿的*,光头从她口中慢慢拉出被她含得湿润的绳球。 “哼……嗯……” 郭梅的身体上气不接下气的起伏。实她火烫的*里还好痒,但残忍的是两条腿被这样直直的拉开,连想稍微合拢一下藉腿根磨擦,来缓解一下都无法办到。 “小婊子!?还真骚啊!告诉我们?是不是很*想让我们玩?的骚?” 光头擡起郭梅的下巴,强迫她看着他,然后说道。 “你……你们……不是人……” 郭梅仅存一丝的气力的从嘴中迸出一句。 光头冷哼一声,另一手粗暴的挖入她的*,再将手掌伸到她眼前,郭梅羞得想将头转开。但光头紧紧的捏住她的脸颊,强迫她睁开眼睛,只见两根粗大的手指都是黏滑的液体。 “不想让我们玩吗那爲什麽?的骚?里还往外流**呢” 光头淫笑着道。 “那是你们……强迫我的……”郭梅羞颤的反驳。 郭梅激动的挣扎着,使毛笔抚着她敏感的*和股缝,她才叫沒几声,又痛苦的喘着气。那令人害臊的地方被笔毛这样刺激,强烈的麻痒使得脚心早都抽筋了! “喂!怎麽不叫了看?都骚成什麽样了!”光头擡起郭梅的脸,强迫她看自己。 “不……你们住手……求求你……” 郭梅辛苦的喘着气哀求光头。 “我看把这些绳子都吊到屋顶好了,谁让她敢掉出来的。”光头嘿嘿笑着,拿起刚才从郭梅嘴里掉出来的绳球,对小个子说。 小个子拿了一条勾绳将绳球勾上,然后拿着绳子的另一头爬上工作梯,将它安置在屋顶的滑轮上垂下来。 “这样舒不舒服”光头轻轻的拉动垂下来绳子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两条*用力的想缩紧,*被咬扯得火辣辣、瞬时又痛又麻。 “?好好的享受吧!嘿嘿……”光头得意的玩弄着那条绳子。他只要轻轻一动,郭梅就会发出让人*的哀鸣,美丽的*也会産生剧烈的反应,完全满足男人征服和驾驭的*。 “交给你玩玩吧!她要是敢不听话就好好的弄她!”光头将绳子交给小个子。 小个子边不停的拉动着绳子,边看着郭梅痛苦的表情。 “呀……”在小个子不停的玩弄下,郭梅觉得下身又酸又涨,她终于忍不住又失禁了。尿水在她大张开的腿间,形成一股白色的水流直向前沖去。 “四哥!这婊子又尿了!” 小个子兴奋的叫道。 作者: 136338时间8-28 00:13 十三) “骚?爽够了,接下来该轮到其它地方爽爽了了!”外地人走回来,对着不断在娇泣的郭梅说。 郭梅悲恨的闭着眼睛激动地颤抖,光头和小个子此时却拿了两桶浓浓的乳浆出来,用毛刷沾上刷在她美丽的脚掌上。 “哼……你们要作什麽……” 郭梅感到脚心搔痒难奈,但一挣扎起来,*又産生剧痛,而且那根抚着股缝的大毛笔也残忍的在肆虐。 “呜……住手!” 郭梅已经忍耐到全身汗黏黏的快要休克。 光头和小个子仍然仔细的在她的脚趾缝间涂上浓浓的乳浆,她以爲这已经是最难熬的痛苦了,但是更残忍的却还在后面。外地人从后面拉出二条德国狼犬,这二条狗显然久未进食,一闻到**马上要往前扑,外地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拉住它们。 “现在让狗来舔?的脚心,包管?很爽!”外地人对着害怕直发抖的郭梅说。 “不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”又急又怕的郭梅,连想要怎幺乞求都想不出来,只是一直掉着泪,激动的重复着那句话。 “多弄一点!它们很饿了。”外地人对光头和小个子说。 郭梅的两只*被白色的乳浆裹满了,外地人松开狗的颈环,狗“呜”的一声向她扑去,抱着她被淋上奶油的美丽脚ㄚ狂吞勐舔。这二条畜牲的牙齿已经被磨平,吃东西只能用舔的,加上又被饿了几天,因此一闻到奶油香味自然扑上去勐舔。 “呜……不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”可怜的郭梅敏感的脚心痒得全身冷颤,脚踝又被拉得紧紧的,连闪躲都办不到,加上股缝间的软毛抚弄、*被夹子咬扯的痛苦,使她沈沦在最痛苦的淫狱。 “啊……停下来……” 郭梅那美丽的*已经向后仰,腰身出现激烈的弧缐。 “很舒服吧这是特別爲?准备的服务!”外地人和光头他们兴奋得连吞口水都忘了,两眼血丝直盯着郭梅辛苦扭颤的美丽**。 舌头是野兽最常运用进食的器官,因此一般野兽的舌头比人更灵活,加上它们的舌头体温比人类高,因此当这些饥饿的狗,快速的舔着郭梅那敏感的脚心和趾缝时,她已经快要神经错乱了。 “住……住手……呜……停下……来……求求……你……”郭梅甩乱着长发不停的哀求,身体曲缐却越来越*,全身用力抵抗麻痒和疼痛的状况下,使的**和腰身的缐条更紧致,两条修长的腿也顾不得一切的弯扭,汗汁裹满她美丽的肌肤。 “呜……” 郭梅到后来已经快要痉挛了。 “这一桶会让?更兴奋。”光头又提了一桶稠稠的液体出来,他嘻嘻的笑着说道。 原来是一桶更黏稠还有乳酪颗粒的奶脂,外地人先拉开那二条狼狗,光头缓缓的在郭梅二只脚上都倒下乳脂,黏稠的乳脂黏满脚掌和趾缝每一?肌肤。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11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